•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毛泽东诗词中的“伟大民族精神”
    发表时间:2018-05-1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汪建新

     

      2018年3月20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把中国人民在长期奋斗中培育、继承、发展起来的伟大民族精神定义为:伟大创造精神、伟大奋斗精神、伟大团结精神、伟大梦想精神。这一定义蕴涵着对中国传统厚重底蕴的深刻思考,饱含着对中华民族悠久文明勃勃生机的崇高敬意,体现着对近代中国苦难辉煌的感同身受,充满着对未来中国光明前景的坚定自信。毛泽东诗词反映了中华民族的理性、情感、思维、行为和价值取向。解读毛泽东诗词所洋溢的伟大民族精神,能真切地感受到弘扬民族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永恒追求。

     

      伟大创造精神:铜铁炉中翻火焰

      毛泽东诗词艺术呈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不仅沉淀了历代诗人遣词造句的精湛技巧,凝结了历代先贤广博深邃的思想智慧,也体现了毛泽东非凡的创造力。比如,反映长征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诗词作品不计其数,而《七律·长征》只有区区五十六个字,字字珠玑,高度浓缩,堪称典范。它不仅生动表达了毛泽东的浪漫情怀与磅礴气势,而且充分体现了长征的波澜壮阔与精神价值。《七律·长征》显示了中国文字表情达意的神奇曼妙,表现了毛泽东写诗填词的深厚功力,更体现出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攻坚克难、绝处逢生的中国智慧。

      毛泽东“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强调推陈出新。毛泽东诗词评史则对历史有新看法,论人则对人物有新见识,写物则对物象有新寓意,记事则对事情有新视角,既富有传统积淀又饱含时代精神,堪称是传统艺术现代化的光辉典范。《贺新郎·读史》纵论中国历史,充满体现了毛泽东的唯物史观,而“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则是对英雄史观的大胆嘲讽和彻底批判。谈到《浪淘沙·北戴河》的创作缘由时,他说:“李煜写的《浪淘沙》都属于缠绵婉约一类,我就以这个词牌反其道行之,写了一首奔放豪迈的,也算是对古代诗坛靡弱之风的抨击吧。”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是“读陆游咏梅词, 反其意而用之”的绝妙佳作,绝无陆游那种孤寂冷漠、消极退缩的凄凉愁苦之气,在一“俏”一“笑”之中反出了骨力遒劲、伟岸飘逸的艺术神韵。《采桑子·重阳》一扫“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悲秋情结,称颂战地黄花的馥郁芳香,赞美秋日风光的苍劲寥廓。

     

      伟大奋斗精神:不到长城非好汉

      曾经于1972年和1976年两度访华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中这样写道:“无论人们对毛有怎样的看法,谁也否认不了他是一位战斗到最后一息的战士。”“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毛泽东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也是战斗的一生。早在长沙求学期间,青年毛泽东就在日记中写下了《四言诗·奋斗》:“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他少年时代豪气冲天,青年时期踌躇满志,壮年时期执着豪迈,晚年时期壮心不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充满着必胜的信心。“要向潇湘直进”“直下龙岩上杭”“直指武夷山下”“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一个“直”字,中国共产党人信念坚定、矢志不渝、百折不挠、义无反顾的奋斗精神跃然纸上。

      “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毛泽东在为《忆秦娥·娄山关》作注时说:“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中国革命艰苦卓绝,“敌军围困万千重”“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实践中表现出坚韧不拔的乐观主义精神和不屈不挠的英雄主义气概。毛泽东南征北战、藐视敌人,“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具有面对强敌“我自岿然不动”的从容气度,具有“百万雄师过大江”“横扫千军如卷席”“宜将剩勇追穷寇”“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凛然气势。毛泽东傲视万物、不畏艰险,富有“雪里行军情更迫”“更喜岷山千里雪”“梅花欢喜漫天雪”“万水千山只等闲”的顽强意志。毛泽东性格刚毅、愈挫愈勇,满怀“踏遍青山人未老”“而今迈步从头越”“战地黄花分外香”“风物长宜放眼量”的伟岸人格与豁达胸襟。

     

      伟大团结精神:百万工农齐踊跃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团结朋友、打击敌人是毛泽东的基本方略,也是毛泽东诗词的一个重要主题。早在长沙求学期间,毛泽东深知《礼记·学记》“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他引用《诗经》“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的诗句发布《征友启事》,“携来百侣曾游”“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毛泽东写下《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七律·吊罗荣桓同志》以及“偏师借重黄公略”来赞扬共产党人和革命战友,还专门创作《五律·挽戴安澜将军》颂扬国民党抗日名将,表达中国共产党人团结抗战的民族大义。毛泽东不仅和陈毅、董必武、叶剑英等党内同志诗书传情,而且善于把诗词唱和作为团结民主人士的重要手段。当柳亚子出现思想情绪时,毛泽东以“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进行善意规劝。老同学周世钊是民盟成员,毛泽东与他诗词唱和频繁,情谊甚笃,有如管鲍再世。

      “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毛泽东深信“谁赢得农民,谁就会赢得中国”。毛泽东始终把以农民为主体的人民群众看作是真正的英雄,看作是生存之基、力量之源。“中华儿女多奇志”“六亿神州尽舜尧”,这是毛泽东群众史观的诗意表达。毛泽东始终强调兵民是胜利之本,致力于动员和团结广大人民群众,建立起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十万工农下吉安”“百万工农齐踊跃”“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枯木朽株齐努力”。毛泽东坚信人民群众一旦觉醒并汇入中国革命的历史潮流,将聚成坚不可摧的磅礴力量。“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伟大梦想精神:敢教日月换新天

      毛泽东诗词两次提到“梦”:“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前者是旧中国黑暗无边的噩梦,后者是讴歌新中国锦绣壮美的好梦。毛泽东终结了一个时代的噩梦,开启了一个时代的好梦。

      近代以后,中国社会内忧外患,中华民族苦难深重。“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把实现共产主义作为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义无反顾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谱写了气吞山河的壮丽史诗。

      毛泽东把个人梦想全部汇入了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1925年时,毛泽东“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这是对人世间一切不公平事物的发问,表现出毛泽东对现实社会的强烈不满和对祖国命运的深深忧患。到1935年时,毛泽东壮怀激烈,“欲与天公试比高”,他要与神圣不可侵犯的“天公”比试较量、分庭抗礼。毛泽东“敢教日月换新天”,决心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到1949年时,南京解放,新中国横空出世,毛泽东由衷慨叹:“天翻地覆慨而慷”“一唱雄鸡天下白”。

      《礼记·孔子闲居》云:“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中华民族历来讲求“天下一家”,憧憬“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美好世界。毛泽东立志“改造中国与世界”,不仅关注中国的前途,也关注世界的未来。“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毛泽东使民族精神增添了鲜明的国际意义,表达了彻底消灭帝国主义,实现世界大同的坚强决心。这也是习近平主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观的思想基础。(作者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副院长、教授)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