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延安时期的“福尔摩斯”
    发表时间:2017-08-14 来源:学习时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刘继兴

     

      延安时期,毛泽东身边有个神秘人物,他多次帮助毛泽东脱险,并屡立奇功,被毛泽东誉为“福尔摩斯”。他就是陈泊。

     

      除奸未成失去左臂

      陈泊原名卢茂焕,海南人,青年时代加入中共琼海地下党组织,担任过交通员、侦察员,多次出色完成任务。1928年5月,海南地下党受挫,陈泊被迫逃亡海外,辗转到了马来西亚,与地下党组织接上了头。

      新加坡区委书记李锦标被捕叛变,出卖党内同志上百人。1932年秋,陈泊受马共中央指令,参与诛除李锦标的行动。他们本想用自制炸弹将李锦标炸死在酒店,不料在做试验时突然发生爆炸,等陈泊醒来,人已躺在病床上,左手被炸飞一截,医院给他做了截肢手术。警方在病房里对陈泊进行审讯,陈泊咬定自己是“爆炸的无辜受害者”,要求警方查清作案人,赔偿医疗费和损失。警方拖了近一年没结果,只得把他连同一批“政治犯”逐出马来西亚。

      陈泊回到海南,不久来到广东,中共广东省委情报部门决定让他奔赴延安。中共中央组织部根据陈泊的特长,安排他在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担任侦察科长。

     

      乔装改扮深入虎穴

      陈泊搞情报工作很有一套。一次,陈泊从内部特情提供的情报中获悉,西安国民党中统机关将在近期派遣一名特务进入边区,公开身份是《中央日报》记者。陈泊果断布网,抓获这个所谓的记者连夜审讯,特务交代了全部计划。陈泊决定化装成此特务,到几个县去摸摸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老底。

      第二天,陈泊穿上被捕特务的衣服出发了。他首先来到延长县,手持记者证,来到国民党党部,指名要见书记长。书记长热情相迎。在外设军警岗哨、内有暗探把守的县党部,陈泊翘起二郎腿,听取书记长和官员们的报告。这些人将他们搜集到的我方情报,向这位“钦差大臣”汇报。陈泊特别注意每项情报的来源,包括每个秘密情报点的具体人员。

      此后陈泊又接连到延川、清涧等六县,对这些地方的国民党内部进行了探查。回来后,他详细整理了材料,向保卫部门下达密令,各县公安局按图索骥,捕捉暗藏的特务。这次捕捉活动抓获特务40多人,削弱了国民党潜伏在延安边区的特务力量。

     

      感化“汉中特训班”教官

      1942年春节前夕,陈泊接到密报:秘密哨所抓获一个来自国统区行动诡秘的男子,名叫陈兴林,在审讯中供认负有国民党军统交办的重大使命,愿弃暗投明,但只能向中共保卫部门的负责人谈具体情况。

      陈泊连夜秘密会见陈兴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陈兴林痛哭流涕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交代了这次潜入边区的任务。陈泊听后大吃一惊。

      陈兴林是被迫加入军统的。他本是在西安读书的热血青年,1938年10月,他和几位同学相约去延安,准备投身抗日救亡的洪流,谁知走到临潼落入国民党军统特务之手,被强行送到西安郊外的一个训练基地。经过3个月的“洗脑”和强化训练,陈兴林以优异成绩被派到“汉中特训班”当教员,给学员们上课。

      “汉中特训班”是军统头子戴笠一手创办的特务组织,特训班学员准进不准出,互相一律以代号相称,彼此不知真实姓名。训练内容除思想上的反共教育外,还传授枪法、爆破、暗杀及如何窃取情报等技术。学员毕业后即伪装成进步青年被派往延安长期潜伏,但规定他们横向之间不可发生联系,也不同上级机关进行联络。国民党军统将这些人员称为“第五纵队”,给他们布置的任务是等候时机,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实施刺杀延安中共党政军领导人、破坏军事设施等行动。

      其时,“汉中特训班”已先后办了九期。陈兴林从第一期到第九期,始终是教官。从1941年底开始,国民党胡宗南部欲大举进攻延安,需要部署那些已潜伏下来的特务里应外合。可由于这些人按要求长时间不与上峰联系,特务机关既不知他们潜伏在延安的什么单位,也不知这些人的名字,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派熟悉这些特务的人打入延安,从接触中逐个认识、布置任务。陈兴林被选中了,因为学员他个个都认识。

      当陈兴林接受任务装扮成小商贩、踏上去往延安的路时,刚到界子河,就被我方巡查人员抓获。

     

      大胆地把军统特务放回家

      陈兴林向陈泊谈完这一切后,提出要求:让他自由地回老家庆阳3天,探望老母和去年才成婚的妻子,再返回延安。

      对于陈兴林提出的这一要求,边区政府保卫处内部发生激烈争论,大部分人持反对态度,说这是军统特务惯用的伎俩,肯定是想借机逃走。有人建议派便衣人员跟踪,或将陈兴林母亲和妻子接到延安。

      沉稳冷静的陈泊主张让陈兴林自由地回庆阳去,他的理由是:一是庆阳已成了八路军的天下,陈兴林能往哪儿跑呢?二是他即便逃了,其家室还在,陈兴林能不担心家人的安全吗?三是他既然主动交代了一切情况,就是诚心的,否则不怕我方公布他的材料吗?

      陈泊的意见得到中央社会部的肯定,陈兴林回乡看看的要求得到批准。

      陈兴林临行前,陈泊亲切地对他说:“你放心回去,我们决不会派人跟随你。”陈泊还给了陈兴林一些边区货币,让他买些衣物食品回去,并送给他一只大烧鸡和几块布料,作为回家的见面礼。陈兴林感动得泪流满面。3天后,陈兴林如期回来,见到陈泊就感动地讲起回家的感受,说共产党对老百姓真好,庆阳闹旱灾,边区政府给农民发了救济粮和救济款,他家也得到了200斤细粮。在老家的所见所闻,更坚定了陈兴林跟共产党走的决心。

     

      破获大案被毛泽东称赞

      “五四”青年节很快就到了,延安举行了盛大的庆祝集会。陈泊带上陈兴林和十几名挑选出来的保卫干部,着便衣隐蔽在会场入口处的彩门两侧。从9时起,延安各单位的队伍打着旗帜,唱着歌列队进场。陈兴林睁大眼睛望着,从人员入场到大会结束,陈兴林指认出特务36名。会后,保卫部门进行逮捕突审,这些潜伏特务大多数招供,其后再经过这些人指认,相继抓获同党20多人,总共60多人的潜伏特务被一网打尽。

      国民党军统“汉中特训班”大案被一举破获的情况上报到中共中央,毛泽东听后不禁赞叹:“当为奇功!奇功!”接着又问:“是何人具有如此的神通?”

      中央社会部的负责人说:“这是布鲁(陈泊)同志一手操办的。”“这个布鲁,真是我们延安的‘福尔摩斯’!”毛泽东风趣地说完,又问了陈泊的简历,慨然道:“可惜我们只有一个布鲁,再来10个布鲁就好了。要用布鲁这样的人保卫延安!”陈泊被毛泽东誉为延安“福尔摩斯”的事,很快在延安保卫战线和情报部门传开,大伙都叫他“福尔摩斯同志”。不久,陈泊被任命为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处长。

      中央社会部经过认真研究,决定对此次抓获的60多名特务一个也不判刑,而且把认罪好的释放出去,让他们走自新之路。这些对共产党有着重新认识的特务人员,释放后没人重回国民党军统,大多数人成了拥护抗日救国的革命者。陈兴林两年后也成为共产党员。

     

      识破刺杀毛泽东的阴谋

      破获“汉中特训班”大案一年后,陈泊以杰出的谍报才干,及时洞察出军统特务企图借机刺杀毛泽东的阴谋。

      陈泊每天要保卫处的有关人员抄来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认真阅看。这天,他从计划中看到这么一项:6月22日上午10时,毛泽东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陈泊让参谋人员拿出田守尧报到的材料:田守尧是当年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经渤海、冀东、平西进入晋西北,从那儿进入边区的。他抵达晋西北时有电报发给中央军委,所持的中共华中局的介绍信在渡海战斗中丢失。

      陈泊提出,向晋西北的两个兵站去电,查证田旅长是否从那儿经过。当天下午,陈泊接到通知,晋西北八路军兵站回电,今年5月下旬,并无新四军旅长田守尧路过。

      陈泊火速来到中央军委总部保卫部负责人钱益民办公室说:“我建议马上审查田守尧,再决定毛主席是否接见。”钱益民问他有何证据,陈泊回答:“为什么田守尧在材料上填写路过晋西北,而兵站回电没有这样一个人,这里面有问题!”

      钱益民于是把审查田守尧的任务交给陈泊。经陈泊两昼夜的审查,真相大白,这个“田守尧旅长”果然是军统派来刺杀毛泽东的高级特务!

      原来,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于3月初与该旅参谋长彭雄等,从山东出海绕赴延安参加会议,在连云港与日军遭遇,所有人员无一生还。军统特务很快查清楚死者中有八路军旅长田守尧,并将情报电告重庆军统总部。在戴笠亲自策划之下,军统派出数批特务潜入延安,包括这个精心选出来的“田旅长”。这个高级特务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5天,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受到毛泽东接见,节骨眼上却没能逃过陈泊的火眼金睛。

      陈泊因此受到中央社会部表彰,这位延安“福尔摩斯”成了军统特务的克星。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