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党史故事
左权:只留下十一封家书
发表时间:2017-01-11    来源:检察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抗日战争爆发后,左权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兼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1942年5月25日,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麻田与日军作战中不幸以身殉国,时年37岁。左权将军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指挥员。

  左权虽然捐身赴难,但留给后人们一封封熏染着硝烟的家书,震撼着每位中国人的心灵。1937年,他在写给母亲的信中表示:“亡国奴的确不好当,在被日寇占领的区域内,日本人大肆屠杀,奸淫掳抢,烧房子……日寇不仅要亡我之国,并要亡我之种,亡国灭种惨祸,已临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头上,我们决心与华北人民同甘苦共生死。我军将士都有一个决心,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铜板,准备将来也不要一个铜板,过去吃苦,准备还吃苦。”

  左太北是左权将军的独生女,她三个月大的时候,父亲就开赴战争前线,从此父女再未相见。在左权将军遗照中,他几乎总是嘴唇紧闭、神情严肃,但有一张全家合影照片例外。那是1940年8月,左权抱着挥舞双手、不满百天的女儿与妻子刘志兰的合影。这一刻,左权留下了难得的笑容。左太北回忆说,“父亲留下的家书总共11封,每一封我都捧着读了一遍又一遍……看到这些信,再读过后,才感受到我有一个真实的父亲。”

  1940年8月,因左权筹划“百团大战”太忙,刘志兰带女儿回到了延安。1941年的下半年,左权曾有近半年没有收到妻子的回信,他在信中反复念叨着自己的牵挂:“四天三夜的生死战斗回来,我第一件事就是给你们写信,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此生别无遗憾,惟一遗憾的是我们的女儿北北,我不曾给她一点父亲的爱,没有尽到一点父亲的责任,只有拜托你替我多亲吻女儿了。”

  左权在最后两封家书中以决绝的口吻交代妻子:“我虽如此爱太北,但如果时局有变,你可处置太北。”“处置”即送人寄养。左太北噙着眼泪说,“我一遍又一遍地读父亲的那些家书,字里行间里全是对我的爱,对母亲的爱,对我们那个小家庭的爱。可是在面对家国和民族利益之前,他还是放弃为个人私利考虑,一心想着怎么将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践行自己的抗日誓言。”

  为了不让左权将军的老母亲伤心过度,左权牺牲的噩耗一直隐瞒着老人。1949年,解放军南下,朱德总司令要求入湘部队绕道醴陵去看望左权将军的老母亲。英雄母亲才知道小儿子已为国捐躯7年了。但坚强的母亲没有恸哭,而是请人代笔撰文悼念儿子。言道:“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