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党建论坛
丁一凡:告别一个浅薄的政治观念
发表时间:2017-03-15    来源:北京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有关民主有一个似是而非的谎言,就是说一党制无法保证政治清廉,只有多党制才能互相监督,保证清廉。在这个背景下,有一些人误认为我国实行的中国共产党与多民主党派民主协商的方式有问题,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受监督,只有实现多党制,才能互相监督,保证清廉。历史地看,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欧美国家很长一段时间里出现了政党分肥制

  从19世纪欧美国家实行代议制以来,就是多党制。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欧美国家的公共治理被称为政党分肥制(又叫政党分赃制),英文叫spoilssystem。就是说,哪个政党上台,就可以把政府资源分给对竞选胜利有贡献的人,大家可以随便“分赃”。这种随便“分赃”的制度,使得公共治理一塌糊涂,没有人对国家治理效果负责任。那个时候的多党制是一个非常腐败的制度。直到启蒙时代的思想家们发现中国的制度管理更为有效,便引进了建立在科举考试上的职业文官制度。这一制度使政党分肥制度得到一定限制,保证了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从而使公共治理逐步走向稳定。

  轮流执政容易出现对公共财政不负责任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布坎南有一个论点,认为民主国家的公共财政之所以混乱,债务不断攀升,就是因为多党轮流执政。为了能够得到选民的支持,延长执政时间,执政党利用扩大公共财政支出来使支持自己的选民获益。如果每一届政府都这么做,就会使政府在公共财政方面大手大脚,造成公共财务膨胀,最后导致通货膨胀。在这方面,中国有一个说法,叫政贵有恒、治须有常。也就是说,政治治理是一个长期的事务,公共政策一定要稳定,要给民众一种预期,不能换来换去。轮流执政恰恰打破了中国的这种传统秩序。中国传统智慧认为,公共秩序一定要有较长、较稳的预期,这样,老百姓才好根据预测进行投资等活动。从这个角度讲,轮流执政会造成财政和经济发展的严重不稳定,进而影响政策执行效果。

  多党制与政治不稳定有直接关系

  多党制体现在议会制中,政党代表可以随时更换立场,交换利益,政府不断倒阁。在多党制国家里,政府倒阁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一些党派即使已经处在执政位置上,其政党代表有时候也会和其他政党勾勾搭搭。如果其他政党给他的许诺比现在的更好,那这些执政代表就会反戈一击,议会里的其他政党联盟就会推翻现有政府,重组内阁。

  法兰西第四共和国时期就是一个典型的多党政治时期。在多党政治里,党派联盟变化非常快,政府特别不稳定。当时的法国政府有一个名字叫“季度政府”,也就是说,差不多每一个季度就会出现政党联盟反水、政府更迭的现象。如果每个政府执政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季度,那它的公共政策怎么能够保持稳定呢?后来,法国面临严重的政治危机,政治家们不得不把二战时的英雄戴高乐将军请出来,让他来调整法国政治。戴高乐以有权修改宪法为条件接受了任命。随后,他将执政党选举过程改成了以两轮多数投票为主的制度,也是法国现行的投票制度。在第一轮投票中,小党派都可以参加,但在第二轮投票中,只有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最多票数的两个政党才有资格参加第二轮选举角逐,这样,其他小党派自然就被排斥掉。通过修改选举法,法国逐渐从多党制向两极化政党制度过渡。最后,成立了第五共和国。第五共和国制度改变了多党制导致的政府严重不稳定现象。从法国实践可以看出,并不是政党越多,政府越能表达选民意愿。

  中国历史上不是没有尝试过多党制。在推翻清朝政府后的民国初期,也是政党林立,中国的政治家们也曾想通过制定宪法来规范政党活动,使这个国家有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但是,尽管做了很多努力,最终还是一团乱,中国陷入了军阀混战的局面,这说明多党制在中国是站不住脚的。

  纵观世界历史,多党制并不能保证政治清廉

  多数多党制国家的政治也并不清廉,相反,在新加坡这样被认为政治不民主的一党制国家里,政治比其他国家清明得多。在多党制问题上,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在其著名的离职演说中就曾告诫美国的政治精英们,要警惕美国政治生活中出现政党政治的倾向。他认为,如果任凭政党政治发展下去,不仅会造成美国民众之间的严重分裂,还会给外国干涉美国政治提供土壤。但后来,美国建国初期的政治精英中出现了两个非常强大的人士,一个是汉密尔顿,一个是杰斐逊。他们的政治意见严重不和,最终导致美国建国者们反对政党政治的努力失败,美国政治由此演化成一种两党轮流执政的政治格局。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来看,华盛顿当年的担心不无道理。可以看到,美国和俄罗斯相互施加压力,不断渗透影响对方的政治。这个现实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考多党政治的视角。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在2008年来到中国,他认为,中国取得巨大的进步不是偶然的,而是有深层的政治体制背景的,中国今天的政党不是代表不同利益群体进行互相竞争的西方政党。西方不少人只认同多党竞争产生的政权合法性,这是十分浅薄的政治观念。

  (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责任编辑:王碧薇)

网站编辑:马俊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