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解放军总医院生命科学院院长付小兵的医者仁心
    发表时间:2018-06-2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梅世雄、杨雅雯、郭晶、李训

     

      “我的溃疡已经70多年了,你们能帮我治好吗?”浙江省金华市汤溪镇89岁的傅大爷拖着大面积烂枯的左小腿,坐在付小兵团队医护人员的面前,眼中满是期待。

      “我们试试吧。”闻着扑鼻的恶臭气味,付小兵郑重地点了点头。

      23天后,奇迹出现了——困扰傅大爷大半生的创面愈合了!

      摩挲着痊愈的小腿,老人咧着嘴笑,像个孩子。

      20多年来,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生命科学院院长付小兵一直把类似这样的难以愈合的创面治疗作为研究的重点,给大量患者送去福音。

      国际创伤愈合联盟执委、亚洲创伤愈合联盟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973”重大项目和全军战创伤重大项目首席科学家……今年58岁的创伤和组织修复与再生医学专家付小兵身上有诸多闪耀的头衔,然而,他始终认为自已就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为患者服务、为部队服务是他的天职。

     

      “向东方看,向付小兵团队看”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老龄人口的增加、糖尿病患者的增多以及各种创伤导致创面的增多,如何加速慢性难愈合创面(俗称溃疡)的修复与再生,成为创伤修复与组织再生研究领域一个亟待攻克的难题。

      从西班牙留学回国后,付小兵便把研究视线投向了“生长因子与创伤修复”这一领域,并创立了针对人体表慢性难愈合创面的生长因子治疗方法——“冲击”疗法。

      与此同时,作为课题组负责人之一,付小兵还组织实施了我国第一个用于创伤修复基因工程国家一类新药的大规模临床试验研究,推动了我国基因工程生长因子国家一类新药的研发与临床应用。

      付小兵和他的团队使我国急性创面的愈合时间较常规治疗缩短2-4天。对创伤病人来说,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2015年,“中国人体表难愈合创面发生新特征与防治的创新理论与关键措施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付小兵是第一完成人。这项成果系统阐明了中国人体表创面难愈的发生机制,建立了系统的关键治疗技术。

      在这一成果中,我国典型单位的创面治愈率从过去60%提高至94%左右。这一成果震惊了国际同行,国际著名创伤修复专家,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曼尼教授惊呼:“慢性难愈合创面治疗要向东方看,向付小兵团队看。”

      “科学研究的成果必须应用于实践、造福于患者,我们的阵地就在患者身上。”付小兵经常这样教育学生。

      近10余年来,付小兵以第一完成人获得的3项国家级成果,均已应用于临床,越来越多像傅大爷这样的患者享受到基础研究向临床转化的福利。

     

      “里程碑式的研究”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我国烧伤救治的成功率已高达98%以上。但令人遗憾的是,许多病人的受损皮肤都不再具备排汗功能。因此,“汗腺再生”已成为创烧伤领域的另一座急需征服的医学高峰。

      付小兵率领科研团队利用细胞去分化所取得的原创性成果,将人的骨髓间充质干细胞诱导成为汗腺样细胞。2007年,付小兵团队开展的国际上首例人体干细胞再生汗腺获得成功。

      通过30余例有严格对照的临床试验以及对部分病例10年左右的随访,付小兵团队所建立的原创方法不仅能够在人体切除瘢痕的创面再生出具有汗腺样结构的组织,而且还具有类似正常人分泌汗液的功能。

      这一系列研究成果突破了国际上汗腺再生的难题。《国际创伤修复与再生》杂志主编海帕得教授2009年在撰写专题评述时称之为“里程碑式的研究”。

      “虽然还是没有汗珠,但比以前要舒服很多。”部分被烧伤的患者经过汗腺再生治疗后,感觉皮肤明显有潮湿感了。

      2008年,付小兵被国际创伤愈合联盟授予“国际创伤愈合研究终身成就奖”。

     

      “创伤医学工作者的社会责任”

      战场硝烟的洗礼,让付小兵身上充满了深深的使命感、责任感。

      1986年,在第三军医大学读创伤急救专业研究生的付小兵先后4次奔赴云南、广西前线,进行战伤调查、参与战伤救治。

      从战场回来后,付小兵系统研究了现代火器伤对局部组织损伤的特征与规律,发现了不同活力组织对光反射存在的差异,并据此发明了能迅速判断损伤组织程度和范围的“滤色清创眼镜”。

      上世纪90年代后,战伤大量减少,创面疾病谱发生了显著变化:慢性难愈合创面的防控成为近年来国内乃至国际创面治疗的一个难点。相关统计资料表明:在我国45岁以下的青壮年人群中,创伤和意外伤害造成的损伤和死亡已跃居榜首。

      为此,付小兵领头完成了两份“工程院院士建议”:一份是建议将“创伤和意外伤害防控宣传日”纳入全国法定宣传日,另一份是呼吁建立“创面治疗专科”。这两份建议都引起了重视。

      付小兵说,之所以建议设立宣传日,是因为人们对创伤和意外伤害重要性和危害性的认识还不足,对相关的急救知识和手段了解较少、有关的宣传教育尚未普及。

      近几年,付小兵还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大力推进创面治疗专科建设和创面治疗专科联盟的发展,先后倡导建立了200余个创面治疗中心,培训创面治疗专业人才1万余人。“让更多的患者远离疾病,这是创伤医学工作者应尽的社会责任。”付小兵说。

      (责任编辑:曾龙)

    网站编辑:王玥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