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语文老师张举文的5000余幅粉笔画
    发表时间:2018-06-0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新华社记者艾福梅、曹江涛、孙天朗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中学语文老师张举文利用学生们读课文的时间,横着粉笔画出了一幅惊涛拍岸、海燕翱翔的黑板画。

      从前,在宁夏西海固,乡村课堂上几乎没有学生能够想象出这样的画面。42年来,张举文用5000余幅粉笔画,在山里娃心中播下了求知的种子。

     

      语文课上的粉笔画

      1976年9月,高中毕业、年仅18岁的张举文站上宁夏固原市西吉县偏城乡一所村小学的讲台。在教村里娃学字学词时,他发现因为方言和普通话的区别,孩子们记起来很吃力。“比如蝴蝶、蜻蜓,我们方言里都叫‘蛾蛾子’,怎么让孩子们区分呢?我就简单画出蝴蝶和蜻蜓的形象,再在旁边写上字,娃娃们就印象深刻了。”

      其实,这时的张举文并不擅长画画,自从发现粉笔画能吸引学生注意力、增强语文课趣味性后,他就开始提升自己的绘画能力。慢慢地,他的粉笔画画得越来越好。

      1986年,张举文被调整到偏城中学任教。当时的语文课本印刷水平低,插图很少,加之西吉比较偏远,孩子们见识有限,导致一些课文内容难以理解。

      于是,张举文又在课堂上画起了粉笔画,帮助孩子们理解、记忆课文。

      在教朱自清的《背影》时,他把努力爬上月台的父亲的背影画到了黑板上;在教周敦颐的《爱莲说》和鲁迅的《故乡》时,少不了画莲、画“细脚伶仃”的杨二嫂……

      据不完全统计,在从教的42年里,张举文画过的粉笔画超过5000幅。这些画深深印刻在山里娃的心中。

      50岁的苏有福从偏城中学毕业30年了,如今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超市。提到老师张举文,他还清楚地记得一幅粉笔画:“把一杯水一股脑儿倒进碗里,水有一半洒出来;细水长流地倒进碗里,碗才能装满。”

      “倒水是这样,学知识也是这样。张老师特别会用粉笔画启发学生,我们都爱上他的课,感觉一节课还没听够就下课了。”苏有福说。

     

      “教师无小节,处处是楷模”

      在偏城中学,张举文当过副校长,教过音乐、美术、书法,还当过图书室管理员。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他都深受学生喜爱。

      “张老师就是自带的多媒体,上去能画能唱能演,这样的课堂是活生生的。”教师李冬红评价说。“我们都佩服张老师,他教学生确实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偏城乡中学教务主任赵虎说。

      除了粉笔画,张举文粉笔字、毛笔字、钢笔字都写得好,还会拉二胡、吹笛子、唱歌。只要有助于激发孩子们兴趣的方式,他都愿意去学习、去尝试。

      “再好的视频、照片都不如老师自己露一手,这样学生会尊重你、听你的话,课也就好教了。”张举文说。

      “教师无小节,处处是楷模”——在偏城中学教师办公室黑板上,张举文写着这两句话。这既是他对自己42年教学生涯的总结,也是对年轻教师的勉励。

      “要求学生做到的我首先必须做到。比如组织学生大扫除,我人不离现场手不离锨;要求学生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我从未迟到或早退旷课;要求学生写好作文,我自己先‘下水’……尽可能做到为人师表。”张举文说。

      好老师让人惦记,很多离开家乡的学生给张举文写信、发短信、打电话,在他保存的40多封信中,每封都长达三四页,书写工整。有的学生在信中说“不把字写好,都不好意思给张老师写信”。

      偏城中学八年级学生苏金兰是张举文教的最后一批学生,上的是写字课。“张老师让我喜欢上了写钢笔字、毛笔字,我们特别想念他。”她说。

     

      “放不下的粉笔,上不完的课”

      今年3月,张举文正式退休了。然而,离开了讲台的他,依然没有离开黑板和粉笔。

      无论在四川小儿子家里,还是在固原自己家中,张举文都备有黑板和粉笔。脱离了45分钟课堂时间的限制,他不再画简笔画,可以画得更细致,题材也从课文内容扩展到一些有教育意义的生活现象。

      “退休应该说是从面对一班两班孩子的小课堂,走向面对需要再教育的成人孩子的大课堂。”张举文说。

      随地吐痰、乱闯红灯、家长边玩手机边教导孩子不要玩手机、爷爷奶奶呵斥孩子观察蚂蚁耽误回家做饭……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粉笔画让人惊叹的同时更受到教育。

      “很多家长不懂‘因势利导’的教育理念,看蚂蚁正体现了孩子的求知欲。哪怕这顿饭晚点吃,也应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好奇心丢了,多少次教育都难以挽回。”张举文说。

      这些年来,张举文把自己在教育教学中的经验和体会写成了文章。未来,他想出一本教育感悟集,与同行共勉。他还想用粉笔画出宁夏60年来的教育变化和生活变迁。

      “教书育人是一堂上不完的课。”张举文说,“只要身体好,我还要继续我的教育事业,利用退休后有限的时间做些有益于他人的事。”(据新华社银川电)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唐明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