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谭崇台:东湖碧波梦 珞珈翠微心
    发表时间:2017-12-28 来源:经济日报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东湖碧波梦 珞珈翠微心

    ——追记我国发展经济学重要奠基人谭崇台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郑明桥 通讯员 吴江龙

      人物小传

      谭崇台,字白南,1920年6月8日出生,四川开县人,武汉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我国著名经济学家。

      谭崇台19岁时考入国立武汉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赴哈佛大学留学,取得经济学硕士学位。1948年归国后,谭崇台回到母校武汉大学任教。2009年,谭崇台入选“影响新中国经济建设的100位经济学家”,2010年被中共湖北省委评为首批“荆楚社科名家”。他所著《发展经济学》《经济发展思想史》《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与“丰裕中贫困”》《发达国家发展初期与当今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比较研究》4部重要论著构成了他研究发展经济学的一个相对完整体系。

     

      2017年12月9日上午,在武汉大学(微博)首届珞珈智库论坛上,我国发展经济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武汉大学97岁的人文社科资深教授谭崇台7时45分辞世的消息传来,与会的专家学者、青年学子全体起立,满怀尊敬与沉痛之情,为这位著名经济学家默哀1分钟。

      谭崇台19岁时考入国立武汉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赴哈佛大学留学,取得经济学硕士学位。1948年归国后,谭崇台一生扎根珞珈山,将毕生所学都献给了自己热爱的祖国和母校,成为中国发展经济学的引路人。

     

      身处异乡,思国之心日胜一日

      岁月悠悠,光阴流转。谭崇台1920年6月8日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岁考入武汉大学经济学系。1938年至1946年,武汉大学师生西迁四川乐山,他也由此与武大结下不解之缘。往事并未淹没在光阴深处,谭崇台曾深情回忆起报考武大的经过:“1937年,我高中毕业,一心向往电气工程、土木工程等工科专业,高考目标是北大、清华或上海交大。但战火纷飞,民族危亡,北大、清华、南开迁至西南,合并为‘西南联大’,上海交大搬到了重庆。恰巧武汉大学迁址于四川乐山,身为四川人,我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选择了她。”

      谭崇台常听高年级同学谈论武大校园“葱茏叠翠珞珈山,碧透晶莹东湖水”的美景。他在一首五言诗中写道:“东湖碧波梦,珞珈翠微心。国破山河在,何年到汉荆。”他的国文老师叶圣陶先生在诗后批了评语“爱国爱校之心深也”。从此谭崇台便与其钟爱的武汉大学结下终生不解缘。

      “我们的宿舍就是一个当铺的库房,又黑又暗,而且非常潮湿。一天三顿全靠‘八宝饭’来维持生活,这‘八宝饭’就是掺有杂粮、沙子的米饭。”谭崇台生前对艰难求学的岁月如数“家珍”。当时的中国,战乱不断。怀着精进学术的愿望,谭崇台毅然决定远赴重洋留学深造。1944年,本科毕业一年多的谭崇台参加全国留学考试,以财经类第五名的成绩获得了去哈佛大学学习的机会。

      在美国,谭崇台受教于熊彼特、列昂惕夫等著名经济学家。1947年年初,谭崇台获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由于成绩优异,他与挚友陈观烈、陈文蔚合称“哈佛三剑客”。

      毕业后,谭崇台在华盛顿远东委员会任专门助理,研究战后日本经济和赔偿问题,工作虽得心应手,思国之心却日胜一日。他内心真切感受“江山信美非吾土”,作为华夏子孙,不如归国效力。他认为“回国自然而然,正像中小学生放学必须回家一样,作为异域求知学子回到祖国怀抱,天经地义”。

      1948年,谭崇台婉言谢绝了师友和同事的挽留,应时任武汉大学校长周鲠生之邀,回到武汉大学法学院经济系执教,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认定中国人就要回中国做事”。

     

      躬耕武大,专注“发展”数十载

      谭崇台归国正值20多岁,看起来与一般大学生无异。他于1952年兼任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和副秘书长。1953年李达出任武汉大学校长,他即任校长办公室主任,成为李达助手,最难得的是他一直未脱离经济系三尺讲坛。

      改革开放前,谭崇台曾因种种原因被调离经济系长达20年。他后来惋惜地回忆:“我痛心的是经济学的停滞和倒退。”不过,难能可贵的是,那段离开经济系的岁月里,尽管不少论文未能发表,不少文稿也在“文革”中散失,谭崇台仍旧不忘自身专长、笔耕不辍。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谭崇台重回经济系,年近花甲迎来了学术春天,他如饥似渴地工作,要将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上世纪80年代初,谭崇台到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了解到发展经济学在欧美国家备受关注,当时的中国对这门学科却知之甚少,这门“研究穷国如何变富国”的学问对刚启动改革开放策略的中国意义重大。

      从那以后,谭崇台一直致力于发展经济学的引进、教学和研究。谈起钟情一生的经济学专业,谭崇台曾中肯地谈道:“发展经济学这一门新兴的学科所研究论证的问题,是一切发展中国家谋求经济发展所必须通盘考虑的问题,也是中国长期以来在经济建设中作出很大努力去解决但尚未得到妥善解决的问题。”

      发表第一篇发展经济学论文、撰写我国第一部发展经济学专著《发展经济学》、主编出版第一部以经济发展思想为脉络的西方经济学说史专著《西方经济发展思想史》……30多年来,谭崇台接过“发展经济学创始人”张培刚的接力棒,成为中国发展经济学的重要奠基人。

      多年来,谭崇台的多部著作受到国内外经济学界高度评价。他撰写的《发展经济学》成为国内率先评述西方经济发展理论的专著,发行量创同类书籍之最。这本小册子在当时经济学专业学生中人手一本。几十年来该书多次重印,影响了不只一代经济学人。美国著名发展经济学家、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所长帕金斯曾给予《发展经济学》高度评价:“此书的广度和深度给我以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它会成为中国使用的一本经典教科书。”

     

      拒绝吹捧,自称“20后”教书匠

      作为将西方发展经济学引入中国的“第一人”,几十年来,谭崇台学以致用,用研究成果把脉中国经济,武汉大学经济学院也因此成为中国发展经济学的研究中心。早在35年前,谭崇台就明确指出:经济增长不等于经济发展,中国要注意科学地发展经济,不能只追求增长速度。这一理念与后来成为国策的“科学发展观”不谋而合,也与今天的“五大发展理念”相契合。

      几年前,记者曾有幸采访谭崇台先生。对于学界尊称他为泰斗,他特意叮嘱说:“不要帮我‘吹牛’。我不接受‘泰斗’这个称号。我不是什么大师,只是个教书匠。”当时,谭老仍思维敏捷、言语风趣。他曾给记者看了一张自己年轻时的老照片,青年时代的谭崇台相貌英俊、风度翩翩。他得意地告诉记者,自己的学生拿去翻拍时,有人问是哪位明星。他还幽默地说:“学生们是‘70后’‘80后’,我是‘20后’!”

      直到晚年,谭崇台仍孜孜不倦地耕耘在发展经济学这块园地。老先生耄耋之年仍没“退休”,忙课题、指导博士生,2011年初还出版了《谭崇台经济文选》。

      谭崇台视严谨学风如生命,他常说“做学问要先学会做人,七分做人,三分做学问”。他严厉批评学术研究弄虚作假的行为。几十年来,谭崇台不仅培养出一批经济学理论研究与实践人才,桃李芳菲远播海内外,还以在任社会职务、研究报告方式,积极为国家经济建设献计献策。

      “严谨庄敬,后学楷模”是人们对这位在珞珈山上治学的智者、东湖之畔育人的仁者发自内心的赞誉。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