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万江:让爱的分贝回响
    发表时间:2017-12-21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让我做你的耳朵,让爱的分贝回响

    宁夏志愿者万江自从走入听障人士的“无声世界”,就不曾放慢公益的脚步

     

    本报记者王腾

      “全世界都静悄悄的,是你让我听到花开的声音。”这是一名聋人写给万江的留言。

      今年37岁的万江,是宁夏大学一名普通职工,因热心公益,被宁夏聋人协会举荐为秘书长,自此便开始走入听障人士的“无声世界”。4年来,他先后组建聋人足球队、舞蹈队、志愿者队和手语辅导队。

      他一边为聋人呼唤爱,一边带领他们将爱传递。在宁夏聋协,聋人们亲切地称他“老万”,而他则称年纪轻的聋人为“孩子”。

      “其实有些‘孩子’年龄并不小,只是听障成了他们的‘防火墙’,内心纯洁,眼底澄澈,在我看来就像长不大的孩子。”万江说。

     

      一支无声球队,为梦想开怀大笑

      “老万”与“孩子们”的故事,始于2013年的绿茵场。

      “第一次见他们,是在雨后的足球场。”万江说,二十几个听障小伙子为他表演了一场无声的比赛。赛后,小伙子们递给他一张纸条:“成立足球队,参加残运会,是我们十几年的梦。”

      万江思虑片刻,在纸上一笔一画地回答:“那我们的足球队就叫‘聋梦’,好不好?”小伙子们齐声鼓掌,庆祝“聋梦”在雨后放晴的绿茵场上生根发芽。

      为了通过足球架起听障人士沟通社会的桥梁,万江每周组织“聋梦”足球队与健听人比赛。没有震耳欲聋的喇叭,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一场又一场无声的比赛就这样绽放在绿茵场上。

      万江说:“看着他们一边挥洒汗水,一边开怀大笑,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万江与聋人的缘分,似乎也是命中注定。  万江出生那年,父亲因病致残来到宁夏福利院工作。2013年,为了呼吁关爱自闭症儿童,万江背起20公斤重的传单,踏上5000公里的路途。之后,他因凡人善举,与宁夏聋协结缘。万江说:“我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

      随着“聋梦”足球队名气越来越大,资助他们的好心人也越来越多。队员们终于不用每次上场,都穿得像野孩子了。“万江说。

      整装待发的”聋梦“足球队,迎来了靠近新梦想的机会。2014年3月的一天,为了参加全国残运会,万江带领听障队员们拼尽全力踢了一场比赛。

      但由于水平未能达标,残联的工作人员只能将机会留给更有优势的项目。小伙子们坐在场边哭了,队长张明昶匆忙跑过来在万江面前写下:”我们大年初七开始训练,手冻了疮,脚冻肿了,水平不行我们再练!“

      但万江的争取依然没有结果。安慰过小伙子们,万江迎着深夜料峭的春寒一头栽进出租车,没想到二十几名听障队员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将早已凑齐的50元车费塞进他手里。”那一路我是哭着回家的,这50块钱至今我都没舍得花。“万江咬紧嘴唇,湿了眼眶。

      ”聋梦“虽历冰雪,但依然坚强。如今,在万江的努力下,球队不仅每年获得宁夏残联三万元的资助,更聘请了专业教练。”前年我们还在《谁是球王》的比赛中亮了相。“万江说,虽然队员们目前的水平距离参加残运会还有差距,但他会和孩子们并肩跋涉在圆梦的路上。

      

    “这支舞,跳给马丹在天堂的弟弟”

      “我们想跳舞。”

      2013年10月的一天,万江接到十几名听障姑娘的求助,她们希望参加国际残疾人日的演出,但苦于没有基础,只好来找他帮忙。对舞蹈一窍不通的万江本想婉拒,但当他来到姑娘们的排练场地,一下子呆住了。

      “那是一间正在装修的酒吧,里面堆着涂满油漆的管子,空气又不流通。”停留了十分钟就被熏出来的万江,听说姑娘们已经在这里训练了半个月,便下定决心要帮助她们。

      隆冬的宁夏,哈气成霜。万江召集上百名志愿者在银川街头为聋人舞蹈队义卖鲜花,“共圆聋人女孩舞蹈梦”的横幅在凛冽的寒风中热烈跳动。

      “银川真是一座有爱的城市。”当年参与义卖的志愿者白芳告诉记者,最小的志愿者丫丫才7岁,在妈妈的带领下站了一中午,不少市民抱起一捆花,撂下一叠钱,便微笑着离去。

      在万江的感召下,“千手观音”聋人舞蹈队的卓玛成了姑娘们的义务教练,银川一处社区服务站则成了舞蹈队的新家。

      “第一支舞,姑娘们是趴在地板上学会的。”万江说,一开始她们缺乏基础也没有乐感,身体僵得像机器人。为了让她们体会节奏,万江用手指在地板上敲击,姑娘们则趴在地板上用身体感受细微的震动。

      7个月后,姑娘们终于带着一曲《走咧走咧看宁夏》登上舞台。

      “那是我们第一次亮相,可直到开场前5分钟,队员马丹还没到。”急得团团转的万江,在演出前最后一刻才见到哭红双眼的马丹。“弟弟昨天去世了。”她递上一张纸条。

      万江告诉记者,马丹21岁的弟弟马超也是聋人,姐弟情深,他经常陪马丹来练舞。当时,本想劝她休息的万江,得到的回答却是:“要跳,因为马超能看到。”

      万江用颤抖的手举起话筒,对评委和观众说:“这支舞,跳给马丹在天堂的弟弟。”12朵白莲花在台上无声绽放,像一场与生命的对话。

      如今,在万江和卓玛的带领下,听障姑娘们几乎每个月都会登台演出,“无声天使”已成为塞上凤城一抹靓丽的风景。

     

    爱的分贝 必有回响

      在万江的电子相册里,有712张照片,背后是712个故事,而笑容最美的一张,来自听障志愿者李文雷。

      “我们是聋人,但不是废人,人们帮助我们,我们也想回馈他们。”当李文雷和十几名听障孩子第一次提出想当志愿者时,万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我想起了20年前的父亲,当他把‘残废证’换成‘残疾证’时,仰天长叹,‘终于不是废人了’。”万江说。为了不让聋人身体的失能变成心理的失能,更为了让爱传递,他带头建立起宁夏第一支聋人公益志愿者服务队——“阳光岁月”。

      2014年元旦,是“阳光岁月”第一次亮相的日子。在慈善义卖活动上,他们成了全场的亮点。

      健听志愿者吴振说:“他们的笑容非常迷人,喜欢主动和健听人打交道。现场工作人员、顾客和听障志愿者围成一大圈学手语,那场面至今都让人动容。”

      如今,“阳光岁月”服务队中的200名成员大多已成为长期志愿者。他们有的去女子监狱义务表演,有的辅助健听志愿者进行手语教学,有的靠一技之长义卖画作、奉献爱心。

      万江说:“李文雷每年都要带上其他聋人,为玉树的小学送去物资。”照片里,几名听障志愿者背着包袱、扛着箱子,向阳花一般的笑容,开在玉树苍茫的高原上。他们一边接受着爱的分贝,也一边反射着爱的阳光。

      几年来,万江的助残事迹为他赢得了十余项荣誉,但刚被评为“全国学雷锋最美志愿者”的万江,却不曾放慢公益的脚步。

      “不是我有多少爱的能量,只是我做了一颗爱的磁石,吸引有爱的人,为听障‘孩子们’传递爱的温度。”万江觉得,最让他自豪的是被爱感染,又将爱传递。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王高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