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banner1-6.png
  • 韦昌进:不忘初心的钢铁英雄
    发表时间:2017-09-20 来源:党建网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张潇扬

      编者按:7月28日,中央军委颁授“八一勋章”和授予荣誉称号仪式在北京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八一勋章”获得者颁授勋章和证书,向获得荣誉称号的单位颁授奖旗。新设立的“八一勋章”,是由中央军委决定、中央军委主席签发证书并颁授的军队最高荣誉。

      在这次颁授仪式上,山东省枣庄军分区政治委员韦昌进获颁勋章,被誉为“视死如归、血战到底的战斗英雄”。

     

      初识韦昌进,很难将眼前这位书生模样的军人跟“战斗英雄”的称号联系起来。他瘦小的个头儿,斯文的面庞上挂着一副眼镜,说起话来细言细语。然而,儒雅的外表下,他却有一颗钢铁般坚强的心。韦昌进18岁入伍,19岁成为“战斗英雄”。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他视死如归、血战到底,是不折不扣的战斗英雄;在人生的战场上,他不忘初心、一往无前,彰显了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

     

      “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上世纪60年代,电影《英雄儿女》中,孤军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王成,让无数中国人怦然心动、热血沸腾。

      32年前,19岁的青年战士韦昌进在肩负使命、置身血与火的战争时,亲身经历了与英雄王成同样的选择。

      时间定格在1985年7月19日这一天。云南边陲,边境自卫防御战炮火连天。凌晨5点多钟,敌人的炮弹密集地落在韦昌进所在的哨位周围。韦昌进的肩膀和锁骨中弹了,但如狼似虎的敌人就在眼前,他顾不上包扎伤口,狠狠扔出两支爆破筒。

      败下阵来的敌人恼羞成怒,立即进行火力报复。韦昌进突然觉得左眼一阵钻心的疼。他用手一摸,摸到了一个小肉团子,轻轻扯一下,一阵剧痛,豆大的汗珠打湿了头发和脸颊。韦昌进意识到,自己的眼球被弹片打出来了。

      战斗还在继续,韦昌进顾不上钻心的疼痛,咬紧牙关,用手托起眼球,往眼窝里塞。不一会儿,他的右胸也被弹片穿透,韦昌进疼得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剧烈的爆炸声把韦昌进震醒了。他拖着血肉模糊的身子,艰难地爬到洞口,一边透过石缝注视敌人的动静,一边用报话机向排长报告。就这样,根据韦昌进报告的敌情和方位,我军一连打退敌人8次反扑。

      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几个战友均已牺牲或受重伤,韦昌进也感到已没有多少气力,右胸还在流血,呼吸越来越困难,但敌人已经爬上了阵地,怎么办?

      韦昌进顾不得多想,毅然拿起报话机,对排长大声喊道:“排长,敌人上来了,就在哨位周围。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啊!”

      “小韦——昌进——那你呢?”排长心痛欲裂。

      “不要管我!快啊,向我开炮!”韦昌进用尽力气对着报话机喊道。

      狂风暴雨般的炮弹扑向哨位,山洞里弥漫的全是浓浓的硝烟味。炮弹皮在韦昌进的耳边嗖嗖地飞溅。阵地保住了,万幸的是炮弹像长了眼睛,没有炸到韦昌进所在的洞口。

      战斗一直持续到夜晚。晚上8点多钟,韦昌进听到前来增援的战友呼喊他的名字。他挣扎着想爬起来接应,但流血过多和多处负伤已经让他不能动弹,只用微弱的声音坚决要求先送重伤的战友下阵地。等到又上来3名增援的同志后,韦昌进才被背下哨位。

     

      “就算默默无闻,也要对得起曾经的荣誉”

      从前线回来,韦昌进昏迷了7天7夜,在若干次手术后,终于保住了性命,但他全身一共有22处伤口,并失去了左眼,右眼视力也只有0.2,稍有感染就可能失明。

      “我这个幸存者,如果为自己付出的这点儿代价而悲伤,怎么对得起党和人民,怎么对得起牺牲的战友?”面对伤残,韦昌进选择了坚强。

      一天,部队的领导到医院慰问,问韦昌进对组织有什么要求。韦昌进回答:“我只有两个要求:一是我的伤好以后,请领导批准我重返战场;二是如果政策允许,打完仗,我想继续留在部队,干什么都行。”

      1985年9月,征尘未洗、伤口未愈的韦昌进被中央军委选定参加解放军英模汇报团,在全国作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之后,他又先后获得“战斗英雄”“全国自强模范”“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等荣誉称号。

      “不能愧对祖国和社会对我的信任!”在韦昌进看来,党组织的每一个关心、每一次荣誉,都是干好下一次工作的鼓励,“就算默默无闻,也要对得起曾经的荣誉”。

      那一年半的战斗时光,犹如生命长河中的一湍溪流,化作殷红的鲜血,一点一滴地融进了韦昌进的生命中。除了必要的活动外,韦昌进极少提起那次经历。他说,前线的故事,更多的是悲伤和悲壮。

      妻子王萍,也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沉默。女儿韦舒怡一直长到十几岁,才得知平时无比宠爱她、会给她梳辫子的父亲,竟是个在战场上英勇无畏的战斗英雄。

      韦昌进时常想起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曾与他并肩战斗的战友张延景不幸牺牲后,韦昌进多方打听,辗转找到了张延景的家。他拉住延景老父亲的手问长问短,临走留下了500元钱。老人推辞说:“没想到儿子的战友,还想着我这个老头。”韦昌进说:“延景不在了,我就是您的儿子,儿子给父亲尽一点孝还不应该吗?”从那以后,逢年过节,韦昌进都会打电话问候或前去看望老人,陪老人聊家常,帮着干农活。

      在战友眼里,韦昌进现在荣誉称号一大把,官职也越来越高,但他对战友的情谊却始终未变。每逢有战友到济南,都不忘到韦昌进家落落脚,韦昌进也总是拿出家里最好的东西招待战友,临走还买好车票送他们。“昌进的家就是战友的家,昌进家的餐厅就是部队的食堂。”战友孙朋宾说。

     

      “任何时候,都要守得住自己的内心”

      韦昌进的老班长江玉平,在边境自卫防御战时,因为部队坚守的高地一时失守,接到命令前去增援。“当时雨下得特别大,每个人都满脸雨水,浑身是泥。大家都知道这次增援意味着什么。”韦昌进平静地回忆当天的情景。指导员一边紧紧地与每一个人握手,一边问大家还有什么要求,当问到江玉平时,他略有迟疑,然后大声回答道:“指导员,我别无他求,假如我光荣了,请组织在我墓碑上刻上‘共产党员江玉平’7个字。”

      有一滴血,也要流在阵地上,这是军人的战争誓言,也是共产党员的坚强宣言。韦昌进忘不了,在当年参加的那场战争中,许多战友为了祖国和人民牺牲,有的甚至就倒在了他身边。他们牺牲后,韦昌进更加感到了责任:“如何完成战友未尽的事业,让人们不仅在战场上认可我们,更能在和平时期认可我们!”

      “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入党时的誓言。”韦昌进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1990年,被评为“战斗英雄”的韦昌进成为家乡的名人,经常随着英模报告团去各地作巡回报告。一次,他回到家乡,发现家里的破房子没有了,原来是家乡政府想为“英雄”的家庭改善一下住房条件。没想到,韦昌进却婉言谢绝,坚持自己出钱修缮家里的住房。

      走上领导岗位后,找韦昌进办事的人渐渐多起来,但他坚持严格要求自己,不拿别人好处,不给开后门。一次,一个老战友为了女儿工作的事找到了韦昌进,却被韦昌进拒绝:“如果我给你开了后门,就是对别人的不公平。”老战友气得好几年不跟韦昌进来往。后来,当得知出台了改善退伍军人生活条件的政策时,韦昌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战友,迅速托人把消息转达给战友。“只要合情合理合规,我一定全力以赴地帮助。”韦昌进说。

      正是这种“不好说话”、坚持原则的本色,让韦昌进在部队工作推行得更加顺利。他下基层检查工作时,坚持在部队内部食堂就餐,严禁下属打着他的旗号办事,严禁代收礼品;他牵头组织的济南警备区8个专项清理整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一位老领导拍着韦昌进的肩膀说:“你没变,还是当年战场上那个有血性的韦昌进!”

      韦昌进视荣誉如生命,骨子里永远流淌着不屈不挠的军人热血,身上始终充满铮铮铁骨的英雄气概。“比起牺牲的战友,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韦昌进说,“任何时候,都要守得住自己的内心。”

      (责任编辑:武淳)

    网站编辑:马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