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正能量人物
“村长跟家长不同,因为责任更重”——记山东即墨环秀街道王家庄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
发表时间:2017-03-03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张凤云  

  1996年,周连军(中)和村两委成员规划村庄建设。

 

  1999年4月26日,村民土地延包意见按手印。

 

  2000年党员群众河道植树留影。

 

  王家庄村党员干部和村民一起忙年。

 

  王家庄村家居建材商贸街一景。

 

  在农村,不到十五不算过完年,所以正月初六这一天,节日的气氛还在。王家庄村那条东西走向的大马路上熙来攘往,人们开着车拎着礼物互相道着问候;长达2.7公里的王家庄家居建材市场已经有商户开始营业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惹来一群小孩子嘻嘻哈哈的笑声。

  王家庄村再也不同以往了,如今这里聚集了全国最高端的家具建材品牌,林林总总的商店和饭馆填满了大街小巷,供电所、医院、学校一应俱全,俨然已是发展中的小城镇模样了。201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28569元,集体资产20多亿元。以至于那些上了年岁的老农说,这样的日子以前简直是不敢想象的。

  而这一切的转变,都跟一个人有关,那就是村党总支书记周连军。

 

  就种麦子,叫老百姓吃上白面馒头 

  1980年的秋天,刚刚从庙头大队拆分出来的王家庄村面临着一个选当家人的问题,村民们晓得这件事的重要,所以收工回家的路上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周连军没有急着往家走,而是坐在了一块地的边陇上,反复琢磨着几个老党员对他说的话,“你得干,你得把这个担子担起来。”

  可是看看眼前的这片庄稼地,再看看村里土坯垒成的房子,周连军心里还是没底。说心里话,周连军虽然当过兵,也干过民兵连长,可是毕竟才三十出头,对于带领一个村庄发展显然还没有经验。

  心里没底,实在还因为太穷。拆队的时候村里有5间祠堂,4个生产小队每队有几间破牛棚,全村690来号人,每人半亩多地,这就是王家庄全部的家底。

  “那时候老百姓生活就靠生产队分粮食,上来一看很愁人。但是大家伙信任我,咱又是共产党员,就觉得得好好干。”周连军说。

  年轻气盛又内心刚强,周连军暗暗下了决心,“分开了,不能叫别的村看笑话。”可是现实立马给他出了一道难题,让他知道了当好这个村庄的当家人多么不易。

  “那会儿旱天多,旱到什么程度?村西边这条墨水河挖下三米去才有一点点水。当时我们跟另外一个村合用一眼井,井在人家地里,人家浇7天,王家庄只能浇3天,就在这个时候庄稼都旱得不行了。” 周连军说。

  当务之急是解决老百姓的吃粮问题。可是怎么才能从这人均五分多地上抠出更多的粮食?周连军便和村里人商量着打井,否则连地瓜干、苞米面儿饼子都吃不上。

  1981年秋天,王家庄几乎拼上了全村的力量,开始规划打一眼大口井。没有碎石机,社员用锤一点点地砸,攒一堆推着小车送过去;没有辘轳,周连军就领着村民把挖出来的土一层一层往上倒……

  “就这个天,下着大雪,连军也到井底下,领着人用铁锹挖。打夜班,他也去。拼了一秋一冬一春挖出来一个十来米宽、十七八米深的大井。村里人都欢喜得不得了。那口井水脉也好,成天成宿抽不干。”村民王聚庆说,“浇上水就能施上肥,麦子穗也大了,就高产。割了麦子把地喷一遍接着就能种上玉米。”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起了这眼井,问题却并没有完全解决。王家庄村的耕地有很大一部分在墨水河的西岸,最远的地块离井将近3公里。周连军又开始琢磨怎样把水引到这几百亩土地上。

  “当时公社里面有两根管道,借给了我们一根。可是过河这块怎么办?这条河至少也要200米宽,就出去求人买了一批残品管子,弯弯着不像样子,回来自己接自己顺,这才把这条管道接通。”回想起这些岁月,周连军至今感慨不已。

  有了大口井,又安装上了管道,王家庄村的土地可以半月轮换浇一遍水,彻底改变了原来浇不上水、打不下粮的历史。可是周连军并没有就此满足,转过年来召开生产队长会,就提出改变种植结构,由红薯向主要种植麦子、玉米等粮食作物转变。

  “当时他就说,有本事咱得叫社员吃白面馒头,不吃地瓜,所以不准种地瓜。那一年有个生产队长偷着种了五亩地瓜,被罚了200分,他就不太相信种粮食也能吃饱肚子。可是连军态度很坚决,就得想办法让老百姓吃饱、吃好,这个是你的责任。”村党总支副书记周连义说。

  那一年王家庄村粮食产量增长了30%,向国家交了9万斤粮食后,部分生产队人均余粮还能达到170斤;1983年全村4个生产小队人均吃到了将近230斤小麦,在当时的城关镇53个大队中一举进入了前十名。

 

  为了村民手里有钱花,10多年没在家过小年 

  有了水,又都是祖辈种地的好把式,吃饱饭不成问题。到了 1983年,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到了这个普通的华东小村,一些心思活络的人便开始走出村庄,搞点副业,揽点工程,修修路,挖点沙,年底竟也有了千八百元的收入。

  “那会儿一千块钱比现在的10万都厉害。老百姓议论开了,‘哎呀,谁家开到800多了,要了命了。’老百姓脸上会笑了。”一位村民对记者说。

  可是在王家庄,这并不是普遍状况,大部分村民手里还是干干的,村集体收入更是少得可怜,就连挖个沟、修个桥的钱都没有着落。

  “当时县供销社有个主任到村里来,问我,‘连军,你有什么拿手的?’我说麦子好了。他笑了没吭声。我当时年轻就没解过来他笑话我。为什么笑话我?别人有钱花,王家庄老百姓没有。这个时候我们就意识到,光靠这么点光景不行,必须走出去搞副业。”周连军说。

  恰逢整个国家的工业化正在起步,乡镇企业方兴未艾,周连军和村里一班人分析来分析去,也想着从二产上寻找突破口。

  东挪西凑借了3000块钱,上青岛买回来一个小车床、一套小冲床、一套电焊机,一套气焊机,王家庄村的村办企业就这样一步步地开始了。

  “一个小维修部,一个小理发部,这套电焊气焊也弄了个小工厂,四五个人,生产队拖拉机坏了给烧烧。就是这几个不起眼的小企业,一年能收入三千两千的。”村民于方云说,后来村里又建了铜材冷拔厂和老酒厂,上班挣钱的地儿就多了些。

  发展需要人才,而王家庄村当时可调动的力量极其有限。维修部刚刚成立的时候,村里甚至连个会修拖拉机的技术员都没有。一群祖祖辈辈种地的农民,怎样才能发展起工业来呢?周连军就觉得必须从村庄以外想办法。

  “只要听说哪里有技术员,想方设法请过来。当时有个姓杨的师傅,打听到他有门路推销黄酒,离着这里三四十里路,连军就骑着自行车过去请,一遍不行两遍,到底把这个伙计感动来了。”周连义说,“村里没饭馆,周书记带头,俺这几个村干部家里轮流做饭送过去。就是为了把人家留在王家庄。”

  凭着一股子钻天拱地的劲头,周连军带着村两委一班人为王家庄聚拢了一大批国营企业的老技术员、销售员,本村的技术工人也培养了起来。慢慢的,村里这几个小作坊开始承接来自即墨甚至青岛大工厂的零部件加工了,与外面更广阔的世界有了更紧密的连接。

  然而对于一个村庄来说,承接来自城市的工业品加工并不容易。为了给村里的工厂揽活,周连军和村干部们想尽了办法。

  “十多年都没在家过过小年。到了年根了,也没别的,村里种的萝卜,装上五六斤,大白菜,装上两棵。就是请人家给咱村里介绍个活干。”周连义说,“那时候家里有床被不舍得用,坐在拖拉机斗子上,冻得脚疼。抱上两捆玉米秆、麦秆草盖着脚。早上五点半往城里走,回来也得半夜了。赶巧了,连着3年过小年这天在青岛。家家户户都放起鞭来了,那时候连军家里孩子小,撇家舍业在外头,看着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就跟我说,咱两个以后小年坚决不能上来。说是这么说,到了年底了还得上来。”

 

  “都是在咱村的地上做生意,就得给人家维护好治安” 

  1988年,王家庄村的集体收入达到了23万元。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转过年来村庄便开始调转船头,走上了一条新时期集体经济发展之路。

  如今在村委会四楼的党建大厅里,我们还能看到当年全村几百户农民按下的红手印。在当时全国各地包产到户的红利还在尽情释放的年代里,这一举动是很需要勇气的。而在周连军看来,这是王家庄人客观分析发展道路,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必然结果。

  “每人半亩地,不管是自己种还是租出去,能收入多少?按一亩地1200斤麦子、80%的出面率算,也分不了几百斤面。村里召开两委会、党员会、村民代表大会,大家说怎么办?都觉得集约经营是条路子。那时候我们发展第二产业,也得有地方盖厂房。”周连军说,开完会他们便下到各户去进行民意统计,同意集体集约经营发展的占到了96.7%,“分析我们的条件,逐步为王家庄老百姓解决粮、面、油的问题。”

  集体经营带来了可观的收益,1989年王家庄村一下子招进了五家企业,第二年村集体收入达到了50多万元。

  但是对于一个正在工业化进程中的村庄来说,除了要解决土地的供给问题,还需要方方面面的基础配套。电就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全国的电力供应都不充足,农村停电是常有的事,对于乡镇企业发展是个严重制约。周连军深知其中的厉害,因此在市供电所在郊区寻找落脚地的时候,果断地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一个村给你多少负荷的电,用超了就跳闸了。供电所在王家庄落户之后,我们的电就能保证,不会到了星期六、星期天就停电,工厂开不了工。”周连军说, “我们人心也很齐,冬天下着雪,我们村一个姓王的村民家里结着婚。我们在外边竖不起电线杆子来,找到他。道‘怎么地了?’‘竖不起电线杆子来了。’喝酒的一下子停下了,‘走’,出来拴上绳子帮着我们拉起电线杆子来。”

  那年大年二十八,王家庄村正式安上了变压器,送上电的一刹那,周连军感觉整个村都亮了起来。从不喝酒的他领着村里村外的电工喝了一顿老酒。“都喝醉了,高兴,王家庄村拉上电了。”周连军说。

  电的问题解决了,周连军又带着村民修路架桥,最多的一年,吸引进了14家韩国企业、日本企业和意大利企业,总入住企业一度达到了60多家。

  就如一股股新鲜的血流,企业的到来为王家庄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全新的理念和开阔的视野。可是新力量的加入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原村民如何与新迁入者更好地相处,并且互惠互利呢?

  在村党建长廊里,我们看到了一张有些泛白的照片,上面写着2001年企业负责人与党员干部群众义务劳动留影。照片里的人们拄着锄头,扛着铁锹,甚至还能看清被汗水粘着的一缕一缕的头发。而这就是周连军和村两委一班人给出的答案。

  一个村庄,单靠几百户传统的农民,靠着种地能有多强的日子可过?借助外力是必不可少的。王家庄村的发展离不开这些企业家,也离不开来这里打工的人。所以周连军坚持要给这些外来者提供周全的服务,并且鼓励他们参与到王家庄的建设和发展当中。

  “一点钟做熟饭了,家里等着他,他不干完活不回来。有一次有家企业开业,都两点多了还带着民兵去执勤。说都是在咱村的地上做生意,就得给人家维护好治安。不能把人家招来了就不管了,这都不是一锤子买卖。”第四村民小组原组长王崇理对记者说。

 

  成就了村民、村庄,也就是成就了自己 

  时代不同了,阶段变化了,原有的发展方式不适应了,就需要改变,需要转型。由农业而工业,由工业而商业,由商业现在又转为精品商业,30多年来王家庄村在周连军的带领下迈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坎儿。 如今,村庄已成功实现“退二进三”,村集体家具建材市场发展到了近30万平米,成为青岛及胶东知名、即墨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品种最全的家居建材综合市场。王家庄村也一跃成为即墨市集体经济发展翘楚,被评为“山东省文明村庄”、“山东省巾帼示范村”等。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曾经一穷二白的村庄能够经历风雨却一路向前?无论是合作社时期的集体经济,还是包产到户后的分田单干,或者200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洗礼,王家庄显然都有惊无险地走过来了。又是什么支撑着周连军一路坚定地走下去?

  有人说,这是因为周连军真把村里的事儿当回事。“连军有个习惯,基本不在办公室待着。以前村里种地,割麦子的时候他都靠上,打场的时候也跟着。看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的。割麦子时间紧,天好天歹的得抢时间,他就出去找拖拉机给村民往家拉麦子。”村民周淑芹说。

  有人说,这是因为周连军办事认真仔细。村里盖工业园,他不放心建筑质量,到了晚上工地放工了,他就过去看看。“有一次盖房打柱子,要求是40公分一个档。他走到那里跟我说,你看看吧,偷工减料了。马上打电话把工头叫来,找尺一量52了,当时就火了,找锤子就给砸了。道‘我白天不在这里,你们就给我少绑了钢筋了,能结实?’”王聚庆说。

  有人说,周连军的秘诀就是两条,团结加上服务。团结村两委一班人,团结党员干部,团结群众,团结外来人员;服务,就是要为村民、为商户、为务工人员做好一切服务。大到居住,小到孩子上学,只要他知道了,都会想尽办法去解决。

  与周连军搭班子多年的周连义觉得还有一点,就是加强党组织建设,严格要求党员干部。“公章在咱手里,晚上都睡觉了,只要村民一敲窗户,马上就打开门办。连军对这一块掐得很严。包括他自己,包括电工,冬天企业停电了,咱村电工顶着西北风爬到电线杆子上去给人家接电。”

  一个村庄就是一个社会,怎么治理显然是门大学问。在周连军看来关键就是两点:责任重于一切,方法要谋划到位。

  有了责任,就会用心。有一次周连军去济南看病,偶然碰到了一个卖旧书的,就像捡到了宝贝一样,雇了一辆三轮车拉到了医院。感觉少了,第二天又去拉了一轿车,后来干脆开了一辆面包车去;2000年集体经济摘红帽子,周连军说这一砖一瓦都是老百姓的,不能一夜成了个人的资产。所以王家庄村只卖了设备,房子、土地这部分老百姓的利益都留了下来……

  如今王家庄村已连续18年坚持为村民发放面、油、米等基本福利,村集体出资为全村村民办理了大病医疗保险,60周岁以上的老人每月发放650-720元的生活补助,建立了村级救助制度,对于贫困户、因病致贫的村民实施定期救助,每年用于村民的福利支出达390万元,村民的幸福感越来越高。

  “你成就了村民,成就了村庄,实际上也成就了你自己。你毁了他的东西,也就毁了自己的名声。”周连军说,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些年来村里老百姓对他们都很支持。

  “老百姓见了,这个‘二叔’,那个‘二哥’,也是对咱的一种认可。”周连军笑呵呵地说。

  采访结束时,记者又问了周连军一个问题:“您觉得,带领一个村庄是不是就像带领一个家庭一样?要始终琢磨着怎么才能把日子过好?家底怎么才能厚实?”

  周连军摇了摇头,说,“不相同。集体的事业,老百姓的东西,比你自己的都重要。你自己无非是老婆孩子这几口人,村里现在这是三百多户,1000多口子,了不起的责任。”

  从他那凝重的表情上,能够感受到一个村党总支书记的担当。而这30多年栉风沐雨,其中的酸甜苦辣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真正体会吧。

网站编辑:王仁锋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