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2.png
  • banner1-3.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新版党建网2016 > 正能量人物
方东锋、朱利:移动的爱心血库
发表时间:2017-01-11    来源:光明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毕玉才

 

  2016年12月12日,39岁的方东锋第一次到北京,就走进了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现场,同全国各地300名家庭代表一起,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回到辽宁抚顺,方东锋依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伏在妻子朱利的肩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媳妇儿,咱们做这点好事,国家就给咱这么高的荣誉,咱们的血没有白流。”

  日前,记者走进方东锋在辽宁抚顺新抚区永宁社区的家,见到23本献血证铺满了整个桌面。“这只是能找到的一部分,太早的已经找不到了。”记者查了查,朱利的献血证有9本,方东锋有14本,最早的献血证颁发于2003年。仅以现有的献血证计算,夫妻俩的献血量已达1万毫升。

  “1万毫升啥概念?”记者问。

  方东锋回答:“相当于两个成年人的全身血液。”

  方东锋出生于辽阳灯塔市铧子乡半拉山村,1995年入伍,在部队就开始献血,但发现自己的血型是俗称“熊猫血”的RH阴性血却是在和朱利谈恋爱之后。2003年的一天,尚未走进婚姻殿堂的这对情侣正在逛街,忽然看到路口停着一辆采血车,方东锋便动员朱利一起献血。朱利起初有点害怕打针,方东锋就说:“疼一下就过去了,但献了血是可以救人命的。”正是因为这次献血,两人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他们居然都是“熊猫血”——朱利的血型是RH阴性B型,方东锋的是RH阴性AB型,被称为“熊猫血中的熊猫血”。

  得知两人血型如此“与众不同”,方东锋最初有点害怕,害怕这两种血型凑在一家会不会影响以后生孩子。弄明白相关知识后,恐惧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责任感。“我们一家拥有两份这么珍稀的资源,能挽救多少人的生命!”两人各捧着一本献血证,合了一张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方东锋说,“这是我们俩爱情的见证。”第二天,两人双双加入了抚顺市中心血站稀有血型无偿献血志愿者队伍。此后他们便按照规定,每年两次常规献血,每次400毫升;平时遇到需要用血的,两人更是随叫随到,被人称为“移动的爱心血库”。

  得知两人献血,双方的老人一开始都反对,怕影响身体健康。方东锋的妈妈甚至偷偷掉眼泪:“一回抽的血就得装一矿泉水瓶,抽那么多血,啥时候才能补回来。”方东锋和朱利挨个做老人工作,才打消了老人们的顾虑。

  2009年“十一”假期前夕,两人已经买好车票准备带孩子去旅游,忽然接到一个来自沈阳的电话。一家人立即取消了行程,到沈阳献血。2015年1月4日,已经转业到抚顺市妇联做司机的方东锋突然接到市中心血站电话,抚顺矿务局总医院一位患者急需用血。因为方东锋请假,单位才第一次知道他献了这么多年的血。以后只要是献血需要,抚顺市妇联就会给方东锋大开方便之门。今年8月,方东锋随抚顺市妇联主席杨晓琳到清原乡调研,忽然接到血站电话,杨晓琳马上从车上下来:“你快开车去吧,救人要紧。车的问题我们自己解决。”方东锋驱车从清原赶到血站,献了400毫升血。

  “献血这么多年,也有恨自己不成钢的时候。”朱利告诉记者,“2007年,沈阳有个重病患者急需RH阴性B型血,接到电话后,我赶忙放下手头工作,急匆匆地赶到沈阳,却因为自己前几天生病,血检不合格,没有献上血。现在都不知道这位患者抢没抢救过来,想起这些心里就很难受。”

  从那以后,夫妻两人专门制定了健身和饮食计划,只要有时间就到健身房健身,平时的饮食也更注重清淡、营养。“方东锋平时特爱吃肉,现在不得不克制了。”朱利说,“医院对献血者的血液要求很严格,血脂高、转氨酶高都不行。”

  让夫妻两人特别欣慰的是,10岁的儿子经过检查,也是RH阴性AB型血。“希望不满周岁的女儿也是‘熊猫血’,这样将来我们家就有4个移动小血库了。”方东锋对记者说。

  (责编:刘文韬)

网站编辑:唐明涛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